07
31

远在天堂的叔叔

Year 2018 | Jeehon | 生活

叔叔是爷爷的小儿子,所以深受爷爷喜爱,小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亲戚说爷爷偏心,只疼小儿子。听说爷爷脾气暴躁,刚正不阿,标准的老一辈党员,当过好几个乡的乡长,因为不懂圆滑,大公无私,所以家庭经济状况不好,也没有留下特别好的名声。行为处事要求比较严苛,不知道叔叔的性格是不是受到爷爷的影响,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,一直是沉默寡言,也只跟亲戚邻居有往来。

工作之后,爸爸和哥哥都回老家创业或者打工,所以家里亲戚间的聚会渐渐多了起来,每次回家也都习惯性的去趟叔叔家,简单的寒暄一下,叔叔也会主动问我工作的情况,开车回家用了多久之类的问题。每次走,都会给我一些农产品带走,自制花生油呀、鸡蛋呀、花生什么的,想想还挺不好意思的,工作了之后有工资领了,但是每次回家都还没有给叔叔买过什么东西。思来想去,只知道叔叔爱喝啤酒,而超市的桶装扎啤挺有意思的,就决定下次回家买两桶给叔叔喝。就在这时,听我哥说叔叔胃经常疼,啤酒已经不能喝了,把家里的啤酒都送别人了。去年十一回家的时候,发现本来已经很瘦的叔叔又瘦了一圈,只能吃少量的饭,酒和饮料都不喝了,大家都劝他赶紧去医院检查,他却推推嚷嚷,舍不得花钱。十一过后没多久,接到妈妈的电话,说叔叔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胃癌晚期,已经扩散,只能做保守治疗,缓解扩散速度。

爸爸陪叔叔去了趟省会医院,开始住院化疗。而我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叔叔今年才55岁,两个孩子也都才刚长大,靠种田为生,这些年一直是亲戚里日子最苦的,每年农耕时节,都是早出晚归,白天靠着啤酒作为能量补充,在最热的天气里,透支着生命来换取一家人的生活。而这样的生活方式,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才从亲戚中听说。在此之前,竟然没有人去劝说,做苦力更得伙食跟上,否则身体怎么可能受得了。也许大家的生活方式都这样,都是这么苦过来的,只是叔叔做的更加极致一些。

期间给叔叔打过一次电话,至少心态还是很乐观的,积极配合治疗,严格控制饮食,适量的运动。我们都满怀希望,不相信坏的结果会到来,只是叔叔还在继续瘦下去,疼痛还在加剧,医生也给出了期限。渐渐地,叔叔开始不能进食,只能喝水,天也越来越热,病魔在加倍折磨,在极度痛苦中,叔叔坚持了十几天,最终还是离开我们去了天堂。没有人能够知道生病的时候他都经历了什么痛苦,尤其是这十几天里的折磨,大家也无法理解他有多强的求生欲,想要继续活在这个世上,看着儿子结婚生子。回顾他之前的人生,每一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艰辛的,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从他口中听说过痛苦或者任何消极的话。他在努力的让生活变得更好,让家人过得更好,而这些都是他辛苦付出的动力,这些动力让他对生活充满希望,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,也是如此。为了不因为病魔而摧毁家里本来就不好的经济状况,叔叔一直采取保守治疗,控制在医保能够报销的范围之内,拒绝做手术,拒绝买贵的药,到最后感觉病魔无法战胜时选择放弃治疗,任生命消耗。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强的心智,才能在求生欲前做选择。

心情一直很沉重,至今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都没来得及好好珍惜这份亲情,它就不在了。愿叔叔在天堂不再受苦,愿逝者安息!